丝诺
 
     

老筝

早上醒来仍恍恍惚惚,低估了前一晚两声断弦的震慑力,回想起来都让人心疼。

自它离开后,失落了一晚,一直以为我的失落来源于面对突如其来的买卖没有任何准备而使买家久等、漏件,但本质上还是因我没有给它一个完美的告别。见过有人转让乐器,在临别时完整演奏了初学的歌曲,我本也想的,想把每粒浮尘擦拭干净,想把每个琴码调整精准,让它以最好的状态展现在新主人面前,让它得以受欢迎,存在得更长久些。

新买的筝弦过硬,还未完全开音,加上材质方面的因素,声音听起来清亮偏金属,未到一个月,我已经适应了新筝的触感与音色。而相比之下,老筝的音色沉闷,在我最后一次抚摸老筝时,左手感到的柔和温润反倒让我有些诧异,意识到是陪伴了我近九年的琴,平时很少断弦,偏偏在我最后一次调弦的时候,断了一根,换了一根,换了一根,又断了一根,像是在使小性子了。

真的不能用一般物件的眼光看待乐器,它好似把灵魂附着在原地,我弹着新筝,却满脑子念着老筝,今晚的《寒鸦戏水》尤为凄切,诚然这番离别已然使其升华为我心中的白月光,我安慰自己:这是它最好的归宿,比起因我始乱终弃而腐朽于箱匣之内,教化后生才可称得上是天命,而况听说买家的女儿喜爱古典文化,这份延续可敬亦可喜。

若万物有灵,我就像送走了位启蒙师,送走了位好伙伴;若万物有情,那不屈的断弦声就像是呐喊,是呻吟。琴对我不舍,我也不耻怪力乱神、不吝自作多情地在此疯言疯语。

如页面未特殊说明,文章采用CC-BY-NC-SA 4.0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丝诺博了个客《老筝》

评论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